Lixia

隨筆雜想

Back to Journal

Monday, May 10, 2010
10:24 AM

Faith   

有好幾年了都在想,如果我能夠生一個女兒,就給她起名叫Faith。然而,神正在讓我明白,我的Faith是祂的恩典,而且Faith並不是那樣容易而來的。但是有一點仍然是肯定的,她一定會來。

教會在四年前第一次過母親節的時候,就把我算在裡面,當時是非常不自然。有一位弟兄跑來問我,‘你懷孕了嗎?’我說沒有,大家大概是考慮我也在照顧DD的兩個孩子,儘管他們實際跟自己的母親一起生活,我實在沒有擔當母親的角色。昨天,教會比以往更隆重地慶祝母親節,逐次點名我們到台前接受禮物和鮮花,我曾經不自然的感覺已經淡去了很多。下午DD帶我們去看電影,之後到外面去吃飯,還送了卡片給我。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,一路到晚上睡覺想著神是多麼好,信靠神是多麼好。睡覺之前,我們一起看了電影路得記,因為拿俄米的信心,路得的忠誠,為神祂自己的慈愛和憐憫而感動。路得是一個外邦女子,她對拿俄米說“你的民就是我的民,你的神就是我的神!”從第一次讀到就一直讓我感動到流淚。神賜福她成為大衛的曾祖母,救主耶穌的先輩。神在那個時候就已經啟示我們祂不偏待任何人,祂不僅僅是猶太人的神,祂是萬民的神。因著耶穌,我不用獻祭,就成為祂的子民。

神啊,也許時候未到,也許你預備我的愛心去撫養孤兒,不管如何,我相信你有一個最好的安排。失業在家之後,朋友又開始提,‘生一個寶寶吧。’我的回答是,‘如果神給的話,當然很好!’於是他們知道我是有求問,有渴盼的。於是朋友建議,‘去檢查一下吧,有的問題是很小的,一下就解決了。’去年回國嫂子帶我去做婦科檢查,沒有問題的。有人說,先生最好也去檢查一下,而我,無論如何不會跟DD提讓他去做這樣的檢查的。嫂子說,他吃糖尿病的藥會有影響(奇怪,寫到這兒我哭了),要不讓他停一段時間的藥,但是,糖尿病會遺傳的。朋友有建議試試人工受孕。我都說不要,因為那不是神讓我用的方法。

剛結婚的頭兩年,我一開始還禱告,如果那是神的意願,就請祂從先生的口中提出來。然而,那個時候,不要說從他口中提出來,他是寧願離婚也不要生小孩的態度。當時我的心都碎了,淚也流乾了。有一次失眠,半夜起來跪地禱告,聽到神說,‘你要愛你的丈夫勝過愛你的孩子。’心頭的淤節霎時打開,是啊,若是我愛孩子勝過愛丈夫,即使有了孩子我的家庭一定不是一個完美的家,因為夫妻是一個家庭的主題。

後來還是憋不住提了出來,熱戰冷戰都有,我把自己鎖在屋子裡,撕了一地的碎紙,他勉強同意。但是,盼望-失望,盼望-失望,每月如此。38歲生日那天,又一次崩潰,因為我早已經給自己定了最後期限,就是38歲之後就不要了,因為高齡生育嬰兒有病的機率升高。現在想來,也是因為有這個deadline,導致之前的一次又一次的爭吵。

我對自己說,既然神不給我,就不要強求了,安安靜靜接受吧。儘管我不知神為什麼給我一顆愛小孩子的心,卻讓我不能生育。這是我婚後最傷心的一件事了。我求神讓我死了這份心,可是,這樣的禱告祂也不應允我,我在38歲那天之後再也沒有跟丈夫提起過這件事,然而,無法承認,我仍然在盼望著, 心不死啊。只是,漸漸地交託在神的手中,不再傷心難過。早先看到別人的孩子就羨慕,聽到有人懷孕就傷心。現在,看見別人的孩子歡喜,聽到有人要生子也歡喜。有一天,腦子裡出現一個信息,神將在我42歲的時候賜給我孩子。我不能確定這是來自神的信息還是自己又一次給自己設定的deadline。我不知道,也許在這之前神就會給我,也許永遠不會給我,也許是我自己生育的孩子,也許是別人生育的孩子,我一樣感謝讚美祂。因為在神通過這件事建立我的信心(Faith)。

有過各樣不同的想像,然而歷經神一次又一次的安排都超出我的想像,所以,完完全全信靠等候祂才是我的智慧。昨天晚上看完電影路得記,心裡感動,信心(Faith)是多麼美好啊!在輾轉反側之際,好像看到神有一次的印證:我的懷孕測試是+!主啊,謝謝你的慈愛。

親人朋友一次又一次鼓勵我,為我禱告,連5歲的孩童,退休的牧師,單身的弟兄也為我禱告,難道神聽不到麼?我的心裡想什麼難道能藏在祂之外嗎?我還擔憂什麼呢?唯一令我感覺遺憾的是,我的先生還沒有正式向我提過。儘管那次蔡牧師問:‘你們有沒有打算有自己的小孩?’,他也沒有猶豫地回答,“有啊,有啊!” 他心思如何,神比我明白。我完完全全交託給祂。

今天我仍然在等待,若是有一天,神賜給我們寶寶,我要感謝讚美祂;若是我們不能有自己的寶寶,我感謝讚美祂,因為祂的恩典-Faith。

powered by Fotki